第129個故事——白衣
177/177

第129個故事——白衣

  同治初年,清軍終于攻克了天京,城中一片腥風血雨,期間死傷無數,難言凄涼。大亂初定后,人們逐漸回到家園,重新開始屯田耕織。在金陵小倉山背后有一座寺廟名曰大悲庵,以前香火鼎旺佛音悠遠,只是經歷了兵火之災后原本雄偉的數間殿閣如今也只余前殿和后樓了,里面的僧侶更是死的死,逃的逃,不復再有人跡。大悲庵附近本來居住著一個姓吳名濤的書生,他自幼出身書香門第,原打算用功讀書博取一個功名,不料剛及弱冠之年卻遇上了這場兵災。當初他在太平軍攻陷南京的時候只身逃了出去,此刻回來卻發現全家老小都死在這次劫難中,只余下他孤身一人。不僅如此,連家里的幾間故居也毀于戰火當中,此刻已是家破人亡無依無靠。無奈之下他看大悲庵雖然已經破敗不堪,但是好歹還能遮風避雨,于是便暫時住在大悲庵的后樓里。平時無事就在前殿開了個私塾,日常給七八個童子教書授業用以糊口。他的學生都是附近村中的幼童,家中以務農為生,也沒什么余錢,所以不交學費,只是輪流每天由一個學生管飯,雖說是粗茶淡飯,但也總比活活餓死強。大悲庵除了他們師徒幾人之外再無旁人,寺廟前后都是青山,山上荒墳叢立,還有很多來不及掩埋的棺木就暴露在野外。

  一日黃昏時分,幾個學生已經下學回家。吳生閑來無事,于是出了寺外站在山坡上遠眺風景。此刻夕陽西下晚霞似火,重巒疊嶂暮色蒼茫,好一幅如畫美景。吳濤正看的心曠神怡如癡如醉,忽然發現后山山坡上有一個身穿白衣之人在匆匆行走。見此情形他心中不僅有些納悶,眼看天色將暗,后山上又素來無人居住,怎會有人在這荒郊野嶺行走?就算偶有人至此,難道就不怕山上的財狼猛獸么?吳濤心中疑惑,便一直緊盯著這白衣人,想看看他究竟要去何處。只見此人行走如風腳步飄忽,走到一棵大松樹下就一閃而沒了。吳生見狀大為訝異,以為自己一時眼花,想要仔細再看卻又因為天色已晚看不甚清,只好滿腹狐疑的回到后樓休息了。第二日夕陽斜下,吳生依然站在寺外遠眺群山,沒想到天色漸暗之時又見昨日那個白影在林間迅疾行走,這次仍是走到那棵松樹下就消失不見了。吳生心中更是大惑不解,想這荒山野嶺之上,尋常之人晚上連門都不敢出,可是又有什么人晚上還在這里行走,莫不是強盜賊人之流?他素來膽大,于是有心想去看個究竟,只是抬頭一看天黑路暗烏云遮月,心中只好作罷,于是轉身回到后樓早早休息去了。

  第二日清晨天剛放亮,吳生趁著學生們還沒來上課,匆匆直奔后山而去。他氣喘吁吁的走了一盞茶的時刻,終于來到后山山坡上。放眼望去此地除了茂密的樹林和十數個荒墳之外卻并無什么異常。待他走到白衣人消失的那顆松樹下一看,卻見一具黑色的棺木正停放在地上,周圍的野草已有齊膝深了,看樣子這具棺木在此已經停放了一段時間了,但是經歷風吹雨打卻并沒有朽壞。吳生心中不由尋思到:這作怪的莫非是它不成?可是圍著棺材仔細看了一圈卻并未發現什么異常的地方,他不僅又想起那個身著白衣之人,心里更是疑竇叢生,百思不得其解。正琢磨著要不要先回去再說,突然間心中靈光一閃:“易經上說:白者金象也,莫不是強盜賊人將偷搶來的金銀藏在這個棺材之中用以掩人耳目?若是果真如此的話,這可是上天垂憐我貧困潦倒要讓我發一筆橫財了?”他越想越真越想越喜,不由心癢難搔躍躍欲試,迫不及待的想要上前打開棺蓋。不料伸出雙臂使勁推得幾下,棺蓋卻紋絲不動。他仔細查看四周卻并無釘隼的痕跡,心中難免有點沮喪。抬頭看去此刻已經日上竿頭,學生門馬上就要來上課了,無奈之下只好悻悻而歸。他走了一路卻想了一路,最終決定待晚上帶上一把斧頭再來,將棺木劈開,那時金銀財寶盡歸我有,豈不快哉?心中想法已定,當下腳步如飛回到殿中,給幾個學生草草上完功課。等用過學生送來的晚飯,他就站在寺外山坡上觀看,待到天色擦黑,那白衣人果然又象前晚一般出現了。他眼中看得真切,心中暗喜時機到了,于是帶上斧頭直奔后山而去。

  當夜皓月當空,清風徐徐。吳濤趁著月光如鏡,一路如同腳下帶風,順著山間小徑片刻之間即來到了后山松樹下。他先坐在地下背靠松樹喘了會氣,待養足精神后方才手拿斧頭走到棺前,使足全身氣力照著棺蓋便砍了下去。只聽“哐”的一聲,震得山谷嗡嗡作響,棺蓋上隨之裂開了一條寸許長的縫隙。吳生見狀更是來了精神,當下雙手不停,連續砍了下去。只聽“匡匡”沉悶之聲不絕,在周圍山中回響,驚起四周飛禽無數。他連砍得十數下,眼見縫隙越來越大,終于在棺蓋上砍開了一個直徑約一尺的大洞。吳濤見這個洞口大小足以伸進雙手,于是便扔下斧頭,急不可耐的走到棺前從洞口看下去。

  這不看不要緊,一看將他嚇了一跳。只見頭頂明亮的月光從洞口投下,正照在一張綠瑩瑩的臉上,這張怪臉肌膚干澀唇無胡須,雙眼緊閉口齒微張,正是一具身著白衣的年輕男性死尸,而最詭異的是這身白衣和吳濤前幾晚看到之人所穿的白衣依稀相似,登時讓他的后背出了一身冷汗,雙腿一軟蹬蹬兩步就坐在了地下。片刻之后他發現棺中并無動靜,這才回過神來,想著自己怎么這么倒霉,原以為棺材里是金銀財寶,沒想到卻真是一具尸體,莫不是上天在戲弄他不成?可是轉念一想,也許棺中這具死尸入殮的時候有很多金銀財寶陪葬也未可知,反正來也來了,索性一不做二不休,豁出去了,將手神進去摸索一下,或許有什么錢財寶貝也未可知。想到此處,他咬緊牙關站起身來,走到棺前俯身下去和尸體臉對臉,戰戰兢兢的將雙手伸了進去,想摸摸看棺中可有什么值錢的物事。

  可他哆哆嗦嗦摸了一遍,卻發現這棺中卻并無什么陪葬物品,顯是一口薄棺,更不會是強人藏寶之所。吳濤大失所望,心中不由沮喪萬分,正想將手取出,忽感覺尸體的左手緊緊握成一個拳頭,似乎握著什么東西。他心里不禁一陣竊喜,想來這手中握得不是珍珠就是黃金,運氣好的話若是夜明珠之類的寶貝,那我豈不就發了。當下雙手用力,想要掰開死尸的手指。沒想到死人的手握的很緊,他費盡九牛二虎之力才掰開一根指頭,感覺這根手指枯細,指端尖銳,似乎還有長長的指甲。吳濤心下有點納悶,沒聽說人死后還會長這么長的指甲的,正待用力掰開第二根手指,忽然發現身下的尸體全身一震,還未等他反應過來,就看見一雙赤紅的的眼睛已經睜了開來,黃色的瞳仁縮成綠豆大小,正死死的盯著自己。他頓感頭皮發麻骨寒毛豎,張口便欲喊叫,可半天也叫不出來。再看尸體一張嘴唇猩紅,露出兩顆尖利的獠牙,恍惚間似乎還聽見“嘿嘿”兩聲冷笑,猶如夜梟啼空一般。吳生腦子里瞬間一片空白,不由魂飛魄散肝膽俱裂,大喊一聲便從破洞中抽出雙手,轉身便跌跌撞撞的落荒而逃。耳聽的身后“砰”的一聲,棺蓋飛了出來,心中更是驚恐至極,也不敢再回頭去看,連滾帶爬的向寺廟飛奔而去。

  此時棺中僵尸跳出之后雙臂橫張,向著吳濤便直撲過來。吳濤在前面一邊拼命逃跑一邊聽的身后草聲簌簌,不由心中暗暗叫苦,想這荒山野嶺本無人煙,此時又是三更時分,縱是大聲呼叫也是無濟于事,加之方才砍棺蓋時用力過猛有些脫力,以至于氣力漸盡猶如強弩之末,不僅口中氣喘如牛,腳下也象灌鉛似的越跑越慢。耳聽得身后的披荊分棘之聲離自己漸漸逼近,他心下焦急萬分。正跑著跑著他忽的想起以前聽老人說過僵尸雙腿僵硬,不能躍過溝坎,他心念一動,專向坎坷的小溝小渠跑去。不料僵尸在身后追來如履平地,速度絲毫不減,這下吳生更是心驚膽戰,暗道我命休矣。好在這段山路并不算多長,不多一會已經遠遠望見寺廟就在幾十步外。吳濤心中大喜,頓時抖擻精神,腳下加快,穿過破敗的廟門直奔后樓而去。僵尸跟在身后更不停歇,口中“呵呵”做聲,緊追不舍。吳濤前腳跑進樓門,剛想轉身關門卻發現僵尸已至,好在后樓還有上下兩層,樓上便是他所居之處。大駭之下他急忙手腳并用的爬上樓梯,剛到二樓就體力耗盡再也支撐不住,一頭栽倒在自己的床前。

  待第二日天明,幾個童子按時來到前殿等待先生上課。平日此時先生早已在這等候,可是今天卻一直沒見蹤影。眼見日上三竿,眾童子再也等待不住,擔心老師是不是得了什么疾病起不了床,于是商量著一起到后樓來看看。可走到后樓剛待上去,一抬頭就看見一個白衣人披頭散發,兩手高舉雙腿微曲,站在樓梯中間,背向他們一動不動。眾童子喊了幾聲也不見應答,心下又不知此人死活大為驚懼,口中大呼小叫的四散而逃,跑回自己家中對父母說了方才所見之事,童子的父母一聽大為驚異,急忙聚集在一起趕了過來,到后樓一看才知道是僵尸撲人。于是眾人又找來長笤帚,讓一個最膽大的村民登上樓梯輕輕一掃,僵尸便應聲而倒滾下樓梯。

  眾人上前細細一看,不由個個倒吸一口涼氣。這僵尸不僅面目猙獰,而且手心和腳心已經長出幾寸長的白毛來。眾人見狀急忙找來幾個秤錘壓在它胸口上,以防它再暴起傷人,然后方才走上樓去。一上二樓就看見吳先生口吐白沫倒在床邊,摸了一下還有微弱呼吸,趕緊讓人就近燒來熱湯灌下去,吳濤這才呻吟一聲,慢慢醒轉過來。一見眾人相詢,他就把昨晚的一切如實道來,眾人聽罷這才知道原委。其中一個年長的村民對他說道:“你真是幸運啊,想必僵尸上樓梯很不容易,所以直到天明才竭蹶到樓梯中間,不想天亮之后陽氣大盛,它為陽氣所制,所以才僵立不能行動了,我們來的時候它還保持向上跳躍的姿勢呢。”吳生帶著他們來到后山松樹下,指引他們看那口棺材,發現棺材里空空如也,什么東西也沒有。村民一見就說道:“這是前村一對夫婦的兒子。老兩口年已六十就這一個獨子,沒想到去年秋天病亡了,想到以后他們去世再也沒人給他們送葬,于是下葬的時候預先給他穿上白色的衣服,結果還沒來得及下葬夫妻倆就被亂兵殺了,以至于棺木一直停放在這里,沒想到最后居然變成了僵尸。”眾人回到后樓,一起綁住僵尸抬回棺木中,架上柴堆一把火將它燒了個干凈,燒的時候晴空萬里,剛燒完就下起暴雨,足足下了三天才晴。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捕鱼达人游戏送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