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夜 蜂后(4)
607/607

第一百零一夜 蜂后(4)

  “沒用的,即便是用那女孩的血制成的血劍,也無法刺入我的身體,我一定要帶走她,回到部族里去,我不想再披著這身蛇皮了!”白楊一邊說一邊朝李多跑去。

  “沒用的,其實我早該告訴你,你二十年前就已經死去了,現在的你只不過是被注入靈魂的尸體罷了,等你完成了使命,就會化為一堆腐肉而已。”紀顏說。

  白楊不敢相信地望著紀顏,停下了動作,他搖晃著腦袋,大吼著說不可能。

  “很遺憾,你的確只能在這個世界上待到十二點了,她們原本就打算蜂后一誕生,你就沒有利用價值了。二十年來你不過是追尋黎正一家人下落的工具而已。“紀顏看了看手表。

  十二點了。

  李多依舊躺在床上,她的相貌開始慢慢恢復成以前的樣子,只是似乎略有些疲憊,在她的右手小指上浮現起那個可惡的戒指,我剛伸出手一碰,戒指立即粉碎,消失不見了。

  白楊呆滯地望著眼前的景象,接著慢慢癱軟在地上。紀顏說得沒錯,他的身體也和那戒指一樣,一下化為了粉末,一陣風吹過,仿佛從未曾來到這個世上一般。

  “都結束了么?或許逃過這次蜂后的孵化,那個部族以后再也不會找我們麻煩了。”黎正坐在床頭望著李多。

  “嗯,既然她們已經有了蜂后,就不會再來了。”紀顏似乎顯得非常疲倦,他走到李多跟前,取下所有的銀針。

  “明天早上她醒過來就會忘記所有的一切了,其他的女孩也是,她們什么都不會記得,就當是做了一場夢吧。”

  紀顏告訴我們,他的父親其實并沒有逃避,反倒是一直在研究使用魘術部族的神秘之處,從他留下的手稿里,紀顏才得知這一切。而且紀顏的父親一直為自己不能阻止黎正父母的慘劇而深深自責,以致于最后郁郁而終,臨終的時候他交代紀顏,一定要解開李多不詳的身世,讓她成為一個正常的女孩。

  我忽然對這位從未見過的長輩充滿了敬佩,或許有其父必有其子吧,紀顏也會和他父親一樣。

  ①?拆白黨,黑道行業之一。最初盛行于20世紀20至40年代中國的上海。成員以中產階級為主。“拆白”為上海方言,含義有四:一、白吃白拿;二、隱喻拆白黨徒經包裝才能引人入彀;三、等同上海俚語“撤爛污”,指下三濫;四、等同“拆敗”,有害人家庭、令其破落之意。

  ②?“白楊的故事”,見《每夜一個駭故事》第二十二夜“魘術”,陜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7年7月出版。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捕鱼达人游戏送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