逐光/常
15/95

逐光/常

  BGM:追光者??『馬嘉祺』

  想了很久,還是想把這篇日常發出來。

  

  2016年9月1日,《夏不成眠》的輪廓,出現在我的腦海中。

  2016年12月12日,《夏不成眠》的人物感情線,基本定下來。

  2017年6月26日,我開始著手寫《夏不成眠》

  2017年8月18日,《夏不成眠》萬字手寫稿,被淘汰。

  2017年9月11號,《夏不成眠》開始新的故事。

  2018年1月1日,《夏不成眠》新一屆的大綱,基本定下來。

  2018年4月19日,《夏不成眠》首發。

  2018年6月5日,《夏不成眠》第一次大修改。

  2018年9月1日,《夏不成眠》二次發布。

  2019年1月1日,《夏不成眠》第二次大修改。

  2019年2月8日,《夏不成眠》手寫稿破萬。

  2019年3月10日,《夏不成眠》第三次大修改。

  2019年4月14日,《夏不成眠》開始連載。

  2019年8月5日,《夏不成眠》開始申簽。

  2019年8月6日,《夏不成眠》審核通過。

  2019年8月16日,學校開學的前一天,《夏不成眠》掛簽。

  

  前前后后,近三年的時間。

  

  你看,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什么容易的事情。

  可能在別人眼中,對你來說輕輕松松的事情,其實要在你這里,千錘百煉后,才可以拿得出手。

  

  我很小的時候,就特別喜歡故事,喜歡作文。

  我還記得,我人生中第一本作文書,從小姨手里遞給我的時候,那份從心底迸發的歡喜。

  

  后來上了初中,便開始接觸小說。

  那陣子,班里流行寫小說,我上學早,雖然是班里最小的同學,但我依舊占據了班里小說排行榜的第三名。

  可能處女座的人,都有強迫癥。

  那些年,手寫的小說,全都被我整整齊齊的碼在小箱子里。

  那時候覺得自己很了不起,可以寫出這些小說。可暑假的時候,收拾房間,看到這些微微泛黃的筆記本時,竟然開始嫌棄。

  嫌棄那時的幼稚文筆。

  

  初三的時候,家里出了變故,以至于那年,被老師看好的我,出人意料的留了級。

  聽過這樣一句話:“能讓你長大的方法有很多,但能讓你在一瞬間長大的,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夏不成眠》就是在那個時候出現的。

  從初三,到現在,這個叫夏未眠的姑娘,成功的活成了我想要的模樣。而那個叫顧以城的少年,成功的滿足了我對這個世間的渴望。

  雖然他們終究是虛幻世界的人,但我依然希望,他們能夠在我筆下,熠熠生輝。

  活成自己喜歡的模樣。

  

  我16年1月份來到湯圓,如今是19年8月,1307個日夜,我就這樣,在不知不覺中走過來了。

  從原本的小透明,變成了別人口中的“大佬”。

  大佬算不上,老透明,倒是真的。

  

  前幾天有個剛入門的小新人問我:“要怎樣才能寫好文章?”

  我說:“順其自然就好。”

  可她總是寫不出來,覺得來自外界的壓力太大了。

  她告訴我,她寫書的事情,身邊的朋友都知道,可她們總是嘲笑她寫的不好。

  次數多了,就變得沒有信心了。

  

  我不知道是不是每個人都遇到過這樣的情況,總之,我遇到過。

  我比那個剛入門的姑娘,更害怕。

  剛進高一的那一段時間,自暴自棄到令人發指的地步。

  自殘,自虐,想要逃離這個世界。

  可幸好,有這些為數不多的讀者,書友,還有那束想要追逐的光,陪著我,我才能一步一步走出那些伸手不見五指的深淵。

  這個世界給我們的歧視太深了,可我們一直都在偷偷努力,在別人不知道的地方,悄悄地散發著自己的光芒。

  不為別的,只因為,心底那束想要追逐的光。

  《夏不成眠》、《青春酒鋪》、《浮生辭》、《寄南風》、《淺夏》、還有那些從別人筆下誕生的光芒,它們都是想要追逐的光。

  不管是迄今為止七年的時光,還是《夏不成眠》三年的起起落落,都沒有關系。

  

  因為有了想要追逐的光,所以未來的一切,都無所畏懼。

  

  2019年8月

  凌墨凡書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捕鱼达人游戏送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