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難過嗎
5/95

「4」:難過嗎

  林巳來的時候,夏未眠正收拾自己那一大堆的草稿,那些在白紙上勾勒出來的線條,是她最大的夢想。

  她突然冷笑一下,反問自己,夏未眠,你喜歡什么不好,偏偏喜歡設計衣服?

  以后,要像白薇一樣當個裁縫嗎?

  “又在想什么?”林巳走了過來拍拍她的肩膀。

  “沒什么。”夏未眠回過神,問道:“你怎么來了?”

  “我不能來嗎?”林巳錘了她一下,“真是的,要搬家了也不跟我說一聲。”

  “說不說都一樣,不都是得搬家嗎?”

  林巳有一瞬間的氣結。

  “你什么時候走?”

  “再過一兩個小時吧,城南那邊有人來接。”

  她還是那樣固執,固執的不肯叫白薇媽媽,也固執的不肯喊夏宏爸爸。

  “搬去那么遠啊。”

  “不算吧,只是距離青水街遠了點而已。”畢竟一個是城南,一個是城北。

  夏未眠把草稿紙放進試卷袋里,收拾出一片空地,林巳隨意的坐下。

  “要喝什么?我去給你拿。”

  “隨便。”

  夏未眠拉開冰箱,沖著她喊,“要吃西瓜嗎?”

  “好呀。”

  西瓜不是她買的,想來是白薇昨日帶回來的,放在冰箱里,估計是吃不完了。

  菜刀陷入西瓜里,發出輕微的“撲哧”聲。

  夏日的溫度有些高,夏未眠放下竹制門簾,在客廳鋪了張涼席,頭頂的風扇“吱呀”“吱呀”的畫著圈,和著窗外此起彼伏的蟬鳴,似乎是在向這個世界宣告些什么。

  夏未央乖乖的坐在一旁,林巳伸手捏了捏她的臉,輕聲問道,“難過嗎?”

  “不難過,有姐姐在呢。”

  是啊,一切都有夏未眠。

  她把一切都承擔了下來,一切都替她扛著。

  夏未眠看著她,瞳孔里一片澄清,大概只有在面對這兩個姑娘的時候,她才會露出這么溫柔的一面吧。

  不是防御,也不是嘲諷,只是簡簡單單的溫柔。

  林巳知道,對于夏未眠來說,夏未央是底線,沒有人可以傷害到她,夏未眠用盡全力,為她擋住來自四面八方的不盡人意。

  她的桀驁不馴,她的張牙舞爪,全部都只是為了,這個叫做夏未央,笑起來滿臉陽光的女孩子。

  林巳想啊,大概夏未眠丟失的那份陽光,夏未央替她找回來了吧。

  “要轉學嗎?”

  “嗯,”西瓜皮從夏未眠手里飛出,在空中轉了個圈,準確的落入垃圾桶里,“轉去青木中學。”

  “那你記得回來看看我。”

  “沒病沒災的,看你干什么?”

  林巳翻了個大大的白眼。

  

  

  窗外傳來汽車鳴笛的聲音,夏未眠看到夏宏站在小院門口張望著。

  “進來吧。”

  他推開門,身后還跟著一個大概十六七歲的少年。

  她的東西不算多,倒是夏未央的,滿滿當當的裝了好幾包,把后備箱塞的滿滿的。

  “還有嗎?”少年問道。

  夏未眠看了他一眼,是那天在南橋胡同撞到的男生。

  “沒有了。”

  “走吧。”少年接過她手里的紙箱。

  “嗯。”她牽著夏未央的手走出去。

  

  盛夏的溫度帶著些許炙熱,夏未眠扭過頭,林巳跟在她的身后,院子里的那棵梔子樹,花朵滿滿當當的擠了一樹。

  她還記得,當初種下的時候,這棵樹還沒有到她的膝蓋,現在,樹都比人高了。

  真是,人非,物非。

  

  汽笛聲想起,夏未眠沖著林巳揮揮手。

  上車的時候,林巳問她,“未眠,你難過嗎?”

  夏未眠笑了笑,沒有回答她。

  難過嗎?

  當然難過啊。

  難過她這么多年,始終沒有活成自己喜歡的樣子。

  

  

  樹影劃過,她的眼底只剩下一片凄涼。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捕鱼达人游戏送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