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舍不得也要舍得
4/95

「3」:舍不得也要舍得

  十一點的陽光有些炙熱,汗水從皮膚溢出,再慢慢滲進衣服里。

  夏未眠抬起頭,從樹葉的縫隙里灑下來的碎陽,落進眼睛里,她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嘭!”

  “嘩啦!”

  肩膀上傳來一陣疼痛,接著是東西散落一地的聲音。

  夏未眠睜開眼睛,不自覺的皺了皺眉頭。

  “對不起,對不起,你……沒事吧?”少年清涼的聲音,為這個盛夏趕走了些許悶熱。

  他穿著灰色短袖,下身是一條牛仔褲,空蕩的褲管足以證明他的消瘦,額前的碎發下,是那張清秀的臉頰。

  夏未眠收回目光,抬腳向前走去,獨留少年一個人尷尬的留在原地。

  不過是些無關緊要的人。

  在她的世界里,這些和她不相干的人,沒必要浪費太多時間。

  她很忙,忙著賺錢,忙著生活。沒有多余的時間,浪費在這些雞毛蒜皮的小事上。

  少年對著她的背影張了張嘴,卻又不知道該說些什么,只好嘆了口氣,蹲下來撿起地上散落的水果,像胡同深處走去。

  

  

  

  正午的陽光從窗口射進來,夏未眠把清洗干凈的盤子一一放好,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腕,走出了后廚。

  

  “不干了?”年輕的老板娘有些驚訝的問,“怎么突然間就不干了?不是干的好好的嗎?”

  “我要搬家了。”夏未眠垂下眼眸。

  “搬去哪?”老板娘對這個話不多,但干活麻利,長的也漂亮的小姑娘頗有好感。

  “搬去……城南青木街。”

  “搬去那么遠的地方啊?”老板娘微微有些驚訝。

  “嗯。”

  “是去你爸爸家住嗎?”

  “嗯。”

  “在哪都是一樣的,別擔心。”老板娘轉身去拿錢。

  夏未眠接過錢,沒有回答,只是低著頭看著自己的腳尖。

  “以后有時間,記得回來看看我啊。”老板娘緩解著氣氛。

  “我知道的。”

  “行,想你也要回家收拾收拾,我就不留你了。”

  “嗯。我走了。”

  “路上慢點。”

  

  

  夏未眠推開玻璃門,屬于夏日溫熱的氣息,撲面而來。

  她壓了壓帽子,一步一步的往回走。

  路過白薇的裁縫店門口時,她聽到里面傳來說話聲。

  “旗袍啊,是最挑身材的,我看姑娘的身材,就挺適合穿旗袍的。”

  溫文爾雅。

  有多久沒聽到白薇這樣說話了?

  夏未眠記不太清了。

  她扭過頭,加快步伐離開這個地方,身后年輕姑娘的笑聲,像銀鈴似的,一聲一聲的在她心里蕩起一圈圈漣漪。

  小時候那些美好,就像是一場夢。

  是什么讓她們變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再也不復當年。

  七零八散。

  

  

  陽光有些炙熱,豆大的汗水滴落進她的眼睛里。

  有點疼。

  是那種從身體最里面釋放出來的疼。

  

  

  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十二點半,夏未眠鉆進廚房,熟練的下了兩碗面。

  

  頭頂的風扇“吱呀”“吱呀”的轉著圈,窗外的知了似乎是不知疲倦,不停歇的叫著。

  夏未眠的筷子在碗沿上碰了幾下,發出清脆的響聲。

  “怎么了?”夏未央的動作頓了頓。

  “未央……我們……要搬家了。”

  “是去搬到爸爸那兒嗎?”小姑娘的臉上洋溢著恬靜的笑。

  “嗯。”夏未眠停頓了一下,接著說,“不回來了。”

  夏未央臉上的笑出現一瞬間的龜裂,隨即恢復如初。

  “挺好的。”

  夏未眠“嗯”了一聲,不再說話。

  整個客廳只剩下吃飯的聲音。

  “那……洛姨不會嫌棄我吧?”

  洛姨?洛水?

  夏未眠想起那個溫柔的女人。

  “不會。”洛水是個溫柔的女人,她相信洛水不會吝嗇這點溫柔的。

  “挺好的。”夏未央笑著說。

  夏未眠覺得鼻子有些酸,便低下頭吃面。

  “我們什么時候走?”

  “明天。”

  “你告訴媽媽了嗎?”

  “她沒必要知道。”

  “姐。”夏未央突然叫了她一聲。

  “怎么了?”她努力維持著自己的平常的聲音。

  “你舍得嗎?”

  夏未眠愣了愣。

  玻璃窗反射的光芒,刺入她的眼睛。

  她下意識的閉上眼,一片猩紅。

  良久,她說:“舍不得也要舍得。”

  舍不得,也要舍得。

  除此之外,

  別無他法。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捕鱼达人游戏送现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