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白薇不要我了
3/95

「2」:白薇不要我了

  夏日清晨的陽光,帶著微微的涼意。

  夏未眠拉開窗簾,突如其來的明亮,讓她下意識的閉上了眼睛。

  夏未眠知道,那浮現出的深淺不一的猩紅,是陽光被樹葉分割成碎片后,灑落下來的斑駁。

  白薇推開門,扔給她一包東西,夏未眠抬手接住,塑料袋里棱角分明的藥盒,砸的她手心有些疼。

  “這是我最后一次給你拿藥。”

  夏未眠不說話,只是冷冷的看著她。

  未央的眼睛不能停藥,能從白薇這里多拿一次藥,就證明她可以多攢一點錢給未央治病。

  “別總是用這種眼神看著我,知道的說我是你媽,不知道的,還以為我是你仇人。”

  “有區別么?”

  “呵!”白薇笑了笑,嫣紅的嘴唇似乎是要滴出血來,“仇人會出錢給你妹妹治病嗎?”

  “她是你女兒。”

  “如果不是我女兒,我早把她趕出去了。”

  “你……”

  “怎么?生氣了?”白薇打斷她的話,“未眠,媽媽告訴過你,女孩子,要學會沉得住氣。”

  

  

  “我會的。媽媽。”她把后面那兩個字咬的格外重。

  “聽你叫聲媽可真不容易。行了,我要去店里了,地址拿著了吧?記得去找他。”

  高跟鞋碰撞地板發出清脆的響聲,夏未眠站在原地,只覺得手里的塑料袋格外的沉重。

  

  七月的早晨,尚還清涼的風,從窗口吹進來。

  夏未眠抬起頭,伸手撥開被風吹亂的發絲,那雙溢滿水的眸子,泛著通紅。

  沒什么好傷心的。

  夏未眠,你哭什么?

  盛夏的陽光里,她這樣問自己。

  

  白色帆布鞋有些泛黃,牛仔褲的褲腳向上卷起,露出白皙的腳裸,黑色短袖雖然吸熱,卻不妨礙夏未眠對它的喜歡。

  八點以后的陽光開始慢慢變得炙熱。她將發絲隨意綁在腦后,戴上棒球帽,便走出了家門。

  景城不小,卻也不算多大。

  一排又一排的梧桐樹,是這個小城的主調,老街兩旁的梔子花,香味濃郁到暈染了整個城市。

  青木街南橋胡同二十三號。

  

  

  她攤開手掌,紙條因長時間被攥在手中,已經被掌心的汗水浸濕,墨水一圈圈的暈開。

  青木街。那是城南的街道。

  從青水街到青木街,需要穿越大半個城市。從城南到城北,步行需要一個小時。

  八點半,夏未眠從公交站走過,公交車的鳴笛聲,充斥著她的世界。

  一號,二號,三號……五號……她一步步向前走去。青石板上越來越多的青苔,提醒著她到了胡同深處。

  二十三號,到了。

  青磚黛瓦的院子被打掃的很干凈,薔薇花霸占了整整一面墻,院子里還有一棵杏樹,繁茂的枝丫擋住了大半來自幾萬里高空的烈陽。

  “請問,你要誰?”院子里的女人問。

  “我找夏宏。”

  “他不在家。”

  “我是夏未眠。”

  女人愣了愣,隨即把她領進屋子里。

  “我去給你爸打個電話。”

  夏未眠點點頭,沒有說話。

  

  

  十點。

  夏宏急匆匆的跨進家門,看到夏未眠的那一刻,顯得有些拘謹,“未眠,你來了?”

  洛水適時的走出去,把空間留給這對父女。

  “她不要我了。”夏未眠開門見山的說。

  “什么?”夏宏被這句話弄得有點懵。

  “我說。”她抬起頭,棒球帽下的眼眸一片澄清,“白薇,不要我了。”

(本章完)

下載湯圓創作APP

隨時隨地追更新,離線閱讀沒網也能看~還能和作者聊騷,快快下載!

捕鱼达人游戏送现金